中国电信被消保委约谈仍称“开机广告是为提升用户体验” 广告“

  近日,因为IPTV开机广告无法关闭的问题,上海电信被上海消保委约谈,其随后发布“在开机等待时间内投放广告是为提升用户体验”的强势回应引发了不少质疑。

  而目前,对于电视开机广告,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广告应当有显著标明关闭标志,并且确保能够一键关闭。对此,律师认为,上海电信IPTV开机广告无法关闭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近年来,智能电视、电视机顶盒等推送开机广告的现象频发,广告套路众多且无法关闭,消费者不堪其扰。相关电视开机广告投诉也随之直线上升,成为关注热点。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开机广告、中插广告、APP开屏广告等等广告无孔不入,各公司广告收入增长的同时,消费者的相关权益却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侵犯。

  有位于成都的消费者投诉称,由电信提供的电视机顶盒开机后出现广告,无法取消、无法关闭、无法跳过。从开机到进入IPTV至少经历11段广告。即使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客服,且在客服回复已优化的情况下,实际问题却未得到解决,反而感知到开机时间更长了。

  湖南电信用户也投诉称,IPTV电视存在推送开机广告、换台广告等问题。而就这一问题,客服表示无法关闭开机广告,换台广告要想免除需要开通会员。

  此外,不少用户反映开机界面多有订购项目,但有的收费项目误点后立即自动扣费,无需支付密码,也没有支付通知。

  有网友表示,电信电视广告内容中有扣费套餐包,在未点击订购的情况下自动开通且扣费,且开通后没有任何形式(类似短信或电话等)的通知,直到下个月查看消费账单时才发现已开通这一套餐包。

  由此可知,在无法关闭开机广告、时长接近30秒的情况下,开机广告有时还有付费订购项目,消费者误点后直接自动扣费。电视开机广告问题愈演愈烈,相关投诉频发。

  2019年10月,针对智能电视强行植入开机广告的问题,江苏省消保委曾依法约谈海信、创维、夏普、长虹、小米、海尔、乐视7家电视企业。次年3月,江苏省消保委和中国电子商会对开机广告做出要求,提出开机广告时长不得超过30秒,关闭广告提示窗应在广告播放后1秒内显示。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对蓝鲸TMT记者表示,从条文来看,《广告法》(2021修正版)中直接关于互联网广告的规定,仅有第十九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以及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三条两个相应的处罚条款。这与如今全面智能化、互联网化的广告投放占比逐渐提升的现状极为不符。互联网广告与线下广告的区别并非仅仅是发布渠道的不同,在发布方式上、用户的体验及选择权上,均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广告法》作为广告宣传领域的基本法,应当具有更具针对性的条款。

  如今,在互联网时代时代,智能化趋势明显,相关法律也应与时俱进,做出针对性地细化。

  “我认为要与时俱进的可能不止是广告法,还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等法律都要考虑这一问题。以后再修改法律的过程中,将有可能会更多考虑如何在现在的数据时代来维护消费者的相关的权益。”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表示。

  据上海消保委消息,为解决“开机广告关不掉”的问题,上海市消保委与中国电信上海公司智慧家庭运营中心进行沟通。

  上海电信回应称,开机30秒时间投放广告是为了提升用户的体验,若没有广告就会黑屏。而用户办理相关业务时,服务协议中明确表示包含广告服务。

  对此,李旻律师认为,根据《广告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当事人同意或者请求,不得向其住宅、交通工具等发送广告,也不得以电子信息方式向其发送广告;根据《广告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利用互联网发布、发送广告,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确保一键关闭。

  “向消费者播放开机广告,首先应当在消费者办理该业务时明确告知;其次,还应当充分保障消费者向广告说‘不’的权利,也正因为此,法律规定了开机广告需要确保‘一键关闭’。此处‘一键关闭’指的是‘在开机广告播放时可以立即关闭、随时关闭’,而非30秒的广告需要观看到25s才能关闭。因此,上海电信的上述行为,既侵犯了消费者的选择权,也降低了消费者观看电视的体验,毫无疑问属于违法行为。”李旻律师对蓝鲸TMT记者表示。

  而对于上海电信在回应中所说的“没有广告就会黑屏约30秒”一事,某机顶盒生产厂商相关人员对蓝鲸TMT记者表示,在开机过程中除了可用黑屏画面、亦可采用定格图片画面。而开机时间受硬件水平影响而不同,目前主流机顶盒开机时间基本在20-30s左右,顶级旗舰硬件水平可达到20s内。

  上海消保委也质疑称,如果开机30秒的时间不能缩短,为何不能播放消费知识、新闻、天气预报等?

  除了违反广告法相应规定,赵虎律师对记者表示,这里面还涉及格式合同的问题,虽然电信说已获得消费者同意,但其实消费者拿到的合同是不得更改的格式合同,甚至大部分消费者都没看过。这种合同排除了消费者所需选择服务的权利,相应条款的效力是有问题的,所以从法律分析上来看,主要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事实上,上海电信这一回应一出,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不少用户表示,“请给我们选择黑屏的权利”。

  此外,上海市消保委还从网上搜索发现,上海电信IPTV搜集和使用消费者的个人信息来进行广告精准营销。对于这一行为,上海市消保委质疑上海电信IPTV是否得到消费者的同意。

  李旻律师认为,收集个人信息至少应当遵循“告知+同意原则”,同时还应当确保用户可以关闭授权,否则属于违法行为。

  不久后,上海电信IPTV再次回应改口称,“连夜成立专项工作组,研究IPTV开机广告一键关闭相关技术方案,抓紧落实技术开发,力争在三个月内上线。”而对于其他质疑,未给出直接回应。

  据了解,除了上海电信IPTV,上海市消保委也与上海联通和上海移动进行了沟通。上海联通IPTV表示未设置开机广告。上海移动承诺将在今年内完成电视机顶盒开机广告一键跳过功能的优化和调整工作。

  工信部发布《2021年1-5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积极发展IPTV、互联网数据中心、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业务,1-5月共完成新兴业务收入918亿元,同比增长25.7%,在电信业务收入中占比为15%。截至5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发展IPTV(网络电视)总用户数达3.3亿户,比上年末净增1512万户。

  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5.05亿户,比上年末净增2161万户。其中,100M速率以上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达4.61亿户,占总用户数的91.3%,占比较上年末提升1.4个百分点;1000M速率以上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达1219万户,比上年末净增579万户,在本年净增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数中占比已达26.8%。

  随着100M宽带用户数以及未来1000M宽带用户数的增长,IPTV业务收入也将随着增长。

  而就目前来看,宽带用户的数量渐近天花板,要想增长则需要新动力。IPTV的发展就是一大方向,将电视和网络终端相连接,从而构建交互式网络电视的产业链,由此产生新增长点,也将带来一定收益,相关内容生态一旦建立起来也将吸引更多受众。

  此外,产业观察家洪仕斌曾对蓝鲸TMT记者表示,智能电视商业模式正在发生改变,电视不仅可以播放电视节目,更是未来智慧家庭的终端入口。

  2020年11月,中国电信市场部总经理陈文俊表示,中国电信IPTV用户已达1.35亿户,全屋WIFI用户达4000万户。2021年,中国电信将继续加大推广力度,推进智慧家庭的规模发展,加快五智原子能力的进一步开发。

  此外,中国电信曾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坚持以客户为中心,持续提升服务质量。2020年搭建“服务好不好,用户说了算”的评价体系,应用用户满意度、产品净推荐值、触点服务满意率等指标,把用户的口碑作为服务的评价标准,促进服务质量提升。

  而从用户实际感知来看,中国电信在用户基本权益保障方面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